國企指數
恒 指波幅指數近20日

VIX指數 近5日

上証綜指
深圳成指
滬深300

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

頭脂這溢技 - 筆老臨 2017年9月3日

頭脂這溢技 - 筆老臨 2017年9月3日


筆老臨:金甲蟲
9月1日,周五。投資者往往有著種種莫名其妙的執著,好聽是擇善固執,難聽是食古不化。在眾多資產類別中,數好淡雙方水火不容,首推黃金。

取笑黃金乃蠻荒時代遺物之輩,永不可能于投資組合中為黃金留下一席之地。在鍾擺的另一端,一日金甲蟲,一世金甲蟲,容不下任何人講黃金半句壞話。



當局者迷,這種無謂的意氣之爭,不知令給偏見蒙蔽了眼睛的好友淡友錯失多少獲利機會。投資求財非求氣,該好則好該淡則淡,死牛一邊頸,跟自己還是別人過不去?

近一兩周,金價在地緣政局緊張、美彙偏弱等因素推動下突破千三美元,金甲蟲怎會不把握機會攞彩?可是,此輩幾時唔系睇五千,升跌又有何關系?淡友自然當金甲蟲發噏風,一于見高就Short,使同你客氣乎。誰對誰錯,最終唔系一樣要由市場話事?

市場話事
說起黃金,最近有一宗涉及德國的黃金相關消息,聽落好陰謀論,且出自老畢已經冇睇好耐的ZeroHedge之口,企哪邊唔講都知。然而,說到似層層,反正weekend當前,當「故仔」聽無妨。

德國央行近日宣布,已完成把存放于海外的黃金調回法蘭克福,比原定日期早了3年。德國央行于2013年提出要求,分階段從巴黎、倫敦及紐約聯儲銀行提走黃金運返本國,整個流程本擬2020年完成,如今2017年便大功告成。

主流媒體對此多有報道,但德國何以提前取回黃金、行動背後是否發出了某些訊息,報道鮮見著墨。與倫敦和紐約不一樣,法蘭克福並沒有發展成熟的黃金租賃市場,將之調回德國不利賺取收入,該國央行不見得會主動提出上述要求。然則,德國何以急不及待,3年都等唔切?

撞正大選
ZeroHedge話,一切皆因德國今年9月將舉行大選,總理默克爾即使能三度連任,要繼續掌權,可能也須組成聯合政府,說不定要拉攏力主調回黃金的細小國民主義政黨。該網站還說,德國于2013年首次提出從海外調回黃金,而提前3年完成流程則發生于2017年,這兩年都撞正德國大選,咁仲唔系鐵娘子以滿足小黨要求換取其支持?

從時間上看,上述論調確有幾分「可塑性」。遲唔發生早唔發生,又會兩次都碰正大選?問題是,默克爾于最新民調中形勢大好,領先最接近的對手15至20個百分點,個人民望亦處于極高水平。ZeroHedge並未說明力主調回黃金的「國民主義」政黨是哪一個,若是極右的AfD,該黨目前在民調中遙遙墮後,跟傳統政黨大有距離,鐵娘子怎地要向它「乞票」了?就算贏得沒民調顯示般輕松,要組建執政聯盟,也不見得一定要拉攏佢。

恍然大悟
這個「故仔」若在年初講,當時民粹主義席卷歐洲,市場最擔心的是法國極右國民陣在線台,ZeroHedge把德國提前調回黃金與德國大選扯上關系,也許很多人會信。馬琳勒龐跑唔出,民粹浪潮其實已「見頂」。從AfD民望可見,國民主義已經冇乜市場,默克爾怎會為了討好此輩而做乜做物?

金甲蟲就是這樣,捕風捉影,任何巧合經過此輩「過濾」,都會變成支持黃金大放異彩的理據。老畢亦曾是金甲蟲,但黃金不過攞嚟炒這個道理,已經恍然大悟好耐。

頭脂這溢技 - 筆老臨 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