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指數
恒 指波幅指數近20日

VIX指數 近5日

上証綜指
深圳成指
滬深300

2017年9月5日 星期二

頭脂這溢技 - 筆老臨 2017年9月5日

頭脂這溢技 - 筆老臨 2017年9月5日


筆老臨變態反而易賺錢
9月4日,周一。「心理變態者」(psychopaths)一詞,動輒令人想起電影《沉默的羔羊》里Anthony Hopkins飾演的冷血殺人狂,又或本港年前發生的弒父殺母淪常慘劇中的凶徒。

老畢乃心理學門外漢,獻醜不如藏拙。在下所以選此話題,純因作為投資者,久不久就

要面對突如其來的市場震蕩,北韓核試即為最「就手」的顯例。情緒往往主宰股民決定,別人恐慌時貪婪知易行難。研究證實,「心理變態者」由于大腦中處理情緒的杏仁核發生病變,令此輩不會緊張,投資、賭博皆較常人容易作出理性決定。

人格障礙
Psychopaths似無足以涵蓋所有病例的正式中文譯名,「變態」令人一聽悚然,而「心理病態」、「道德缺失症」一類形容則流于籠統,易跟其他心理症狀以至所謂賤男惡女混為一談,還是用回英文psychopaths比較恰當,取其原汁原味兼有助避免誤判。

老畢看過一些這方面的材料,知道psychopaths的可能犯罪率要比常人高,惟那絕不等于他們都是冷血殺人狂,當中被發現曾使用暴力或作案犯罪的反而甚少。可是,此輩的共通點除了不會緊張外,還包括冷酷無情(ruthless)、感覺不到內疚和悔恨、不誠實、對人際關系沒有反應等。常人聽來,以上特質盡皆負面,惟體現在psychopaths身上的人格障礙源于大腦中處理情緒/情感那部分發生病態,並非經曆過某些事故或挫折、人性受到扭曲有以致之。換句話說,此等特征與生俱來,非其族類想學亦學不來。

老畢喜愛投資且賭性重,閱讀資料時,特別在意psychopaths于相關領域的表現,其中2005年一項旨在分辨psychopaths與非psychopaths賭博習性的研究,值得跟大家分享。

研究員在他們面前擲毫,要求獲發20元賭本的接受測試者逐一喊出公或字,猜錯輸1元,估中則贏2.5元。稍懂概率的人都能馬上算出,這個遊戲的預期利潤是0.75元({0.5×-$1}+{0.5×$2.5}=$0.75)。在對錯機會各半的前提下,賭場若開出這樣「筍」的賠率,想唔執笠都難。作為賭客,當然唔使同佢客氣,每擲俱賭鋪鋪皆Call。然而,結果顯示,非psychopaths在累積一定利潤後多會「割禾青」縮沙,而psychopaths卻絕大部分選擇最理智的做法,即研究員一刻未叫停,接受測試者逢擲必賭,讓利潤愈滾愈大。

他們之中是否每一位都具備統計概念、當中有多少屬病態賭徒,資料中並未提及。然而,psychopaths不受情緒左右,唔似常人般會因應情況而改變主意,相信才是此輩大都能作出符合賭博邏輯的理性決定關鍵所在。

這就難怪,調查發現每五名CEO中便有一人是psychopath,而此輩從事最多的行業,既有律師、外科醫生、基金經理,也包括身心要求達極限的運動員。The Wisdom of Psychopaths一書作者、牛津大學教授Kevin Dutton訪問過不少律師,發現他們非但不會回避這個敏感話題,許多還坦承自己就是psychopath,不過乃高功能(high-functional)那種。這類人,在社會上大都非常成功。

拆彈專家
基于專業要求,能夠在工作時把情緒/情感分隔開來,不管本性如此抑或經後天培訓而獲此能耐,對從業員皆有百利而無一害。外科醫生、律師、基金經理以外,拆彈專家亦是一個上佳例子。

研究發現,最備受推崇的爆破品處理專才,面對高壓環境時心跳不是增加或保持平穩,而是下跌!此輩專注力及對個人能力信心之強,令他們在生死系于一線時更能保持冷靜。Psychopaths的核心特質若是不會緊張、冷酷無情,那麼拆彈專家層次顯然更高,已到了愈危險愈忘我的境界!

別人恐慌時貪婪
沒證據顯示股神畢非德是psychopath,但每當股海翻起巨浪,畢翁身家一天隨時唔見幾十億以至上百億美元。傳媒仲緊張過佢,慌死冇人知,日日同股神計數。反觀畢非德,卻總是定過抬炸彈,笑笑口建議大家別人恐慌時貪婪,而且講得出做得到,身體力行入市掃貨。

老畢買馬,四穿一過兩關都唔敢睇落去,既驚斷纜情緒低落,又怕過埋第三關心髒病發。唔使問阿貴,在下當然不是psychopath。

頭脂這溢技 - 筆老臨 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