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指數
恒 指波幅指數近20日

VIX指數 近5日

上証綜指
深圳成指
滬深300

2018年6月8日 星期五

雷鳴天下 - 雷鼎鳴 2018年6月8日

雷鳴天下 - 雷鼎鳴 2018年6月8日


揠苗助長 2018-06-08收藏文章
  在網上看到一個錄像,有位似乎是教授的講者在課堂中教導學生,勸他們不要把自以為正義的要求強加在窮國人民的身上,否則只會事與願違,使到他們陷於永恒的貧困中,永翻不了身。

 
  此種道理,經濟學家都應十分熟悉。曾有不少富國的左翼中人,不斷要求他們的

政府要實施「公平」貿易,主張對從窮國進口的商品施加重稅,原因是他們認為窮國的環保標準太低,或是其人工被剝削,所以必須對出口商加以懲罰,除非他們把環保及工資標準提升到與富國相同,否則都是不公平貿易,當罰!

 
富國左翼礙窮國發展

 
  這是典型的左翼自由派思維,說得好聽一點是好心做壞事,說得坦率一點是這些人別有用心,把來自窮國人民的競爭扼殺於萌芽。徵收沉重關稅,後果只是使到窮國的企業生產受阻,甚至關門大吉,她們的工人惟有失業,被迫返回農村過其赤貧生活,永遠無機會在工業或服務業中累積經驗,從而提高生產力及收入。以客觀後果而言,他們不是被自以為正義的人害慘了嗎?

 
  這現象在政治經濟中十分普遍。舉個例子,經濟學中有所謂的環保「庫茲涅曲線」(Environmental Kuznets Curve),意指當社會仍是貧窮時,人民會重視收入的增長多於環保,寧願接受破壞環境的工業化以圖增加收入,但當人民收入上升至某個位置時(例如是人均收入一萬美元),便開始把環保看得更重,收入愈高愈肯用錢搞好環境。按此規律,強要食不果腹的窮人犧牲收入搞環保,徒自引起反感。

 
  在中國近代史上,有段時間政策充滿革命浪漫主義。1958年前後,中國大搞全民大躍進、大煉鋼,要將中國一下子提升至工業大國,結果是饑民遍野。文革時,人人被迫要放棄親情倫理,在靈魂深處鬧革命,以洗滌思想,結果倒是批鬥不絕,弄出個十年浩劫。由此可見,無論是政治或經濟,只要頭腦被弄得發熱,喜歡揠苗助長,就算口號怎樣動聽,都不會有好下場。

 
台港式民主欲速不達
 
  在香港,揠苗助長的例子也所在多見。有部分港人,連民主政制是甚麼、需要甚麼條件、有甚麼缺陷等等也未搞清,便不惜一切爭取他們版本的民主,結果是畫虎不成反類犬,弄出個民粹主義而不是優質民主。這點連台灣也不能倖免,現任總統蔡英文民選出來,但支持度遠低於反對度,且此等制度對解決台灣的經濟困局完全束手無策,可見台港搞的民主都可能犯上欲速不達的錯誤。

 
  有些港人就算以中央政府作為博奕對象,也應學懂有理有利有節的策略。8年多前,我已提出香港的經濟地位已經大幅下降,若想與中央討價還價,爭取多點自主性,便必須建立自己的談判實力。實力之高低,取決於港人能否為中國作出無可替代的貢獻。若無此實力,各省市也會為香港的要求多多但無甚貢獻而感到側目,中央也難會答應香港甚麼。不過,部分港人還是不明此道理,沒有實力條件不足時提出過高訴求,只是在自毀。

 
雷鳴天下 - 雷鼎鳴 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