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指數
恒 指波幅指數近20日

VIX指數 近5日

上証綜指
深圳成指
滬深300

2018年8月3日 星期五

政經頑石不低頭 - 石鏡泉 2018年8月3日

政經頑石不低頭 - 石鏡泉 2018年8月3日


論持久戰
  《論持久戰》,是毛澤東於1938年5月在延安抗日戰爭研究會上所發表的重要軍事哲學著作,這篇文章在今日中美貿戰上,有一定的啟示性。「論持久戰」是講啲乜?讀下毛文。

 
  中國能戰勝並消滅日本帝國主義要有三個條件︰第一是中國抗日統一戰綫的完成;第二是國際抗日統一戰綫的完

成;第三是日本國內人民日本殖民地人民的革命運動的興起。就中國人民的立場來說,三個條件中,中國人民的大聯合是主要的。他指出︰「由於日本社會經濟的帝國主義性,就產生了日本戰爭的帝國主義性,它的戰爭是退步的和野蠻的。毛澤東用客觀的和全面的觀點分析和比對中日戰爭予盾雙方的基本特點。⑴敵強我弱︰日本是一個軍力、經濟力和政治組織能力較強的帝國主義國家;中國則是一個軍力、經濟力和組織能力較弱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國家。⑵敵退步我進步︰日本帝國主義從事的戰爭是侵略戰爭,目的在於擺脫經濟危機,緩和國內階級矛盾,霸佔中國領土,這是日本必然失敗的主要根據;中國則與日本相反,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中日戰爭是民族解放戰爭,是進步的、正義的,這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必然取得勝利的主要根據。⑶敵小我大︰日本是一個小國,其人力、軍力、物力、財力均感缺乏,戰爭是在先天不足的條件下進行的,經不起長期戰爭的消耗。中國則是一個大國,地大、物博、人多、兵多,廣土眾民,能夠支持長期戰爭。⑷敵寡助我多助︰日本帝國主義由於是侵略,必然受到國內外堅持正義人民的反對,失道寡助;中國則是正義的民族解放戰爭,必然得到國內外大多數堅持正義人民的支持,得道多助。

 
敵方人民 倘若受苦必反強權
 
  持久戰有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敵之戰略進攻、我之戰略防禦的時期。第二個階段,是敵之戰略保守、我之準備反攻的時期。第三個階段,是我之戰略反攻、敵之戰略退卻的時期。

 
  要在持久戰中勝出,是要明白︰「戰爭的偉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於民眾之中。」只要動員了全國老百姓,就會造成陷敵於滅頂之災的汪洋大海。

 
  所有戰爭,無論是兵器戰,或是經濟戰,就是要使敵方的人民受苦,敵人民所受的苦愈大、愈多、愈重,則敵的政治權力基礎將受到壓力,甚至在選舉中落敗。沒位,便沒權,甚麼戰也沒得打了。圖一是近日美國人要多買廚房紙巾,因要加價了。

 


 
  特朗普看少了一點,今時中國「平」貨太充斥美國市場,美國人享受了十幾年的低通脹好日子,關稅一加,貨品會貴,而其他國家的供應未必立時跟得上來填補這個真空,結果是美國人不能不仍要買被加了關稅的「貴貨」。

 
  如果加關稅尚使到美國一些工廠要將生產綫外移,帶來失業的話,白宮所受的壓力將大。

 
  失業的壓力,不單美國要受,中國可能要受得更多,所以近日中央和人行的下半年工作目標,都放在保經濟,即是保就業上,看國內新聞報道便知。

 
  要保就業,其中一個是要保民企,保民企要適度放水,對中央政治局會議的一個標題清楚說明問題。

 
  自1992年以來,26年時間裏僅有7年時間是從緊的財政政策,其他都在積極財政政策,而貨幣政策只是在穩健和寬鬆之間跳躍。放水有沒有,未來不知道,但是放水在過往26年是常態,而放水帶來的對民營企業「擠出效應」,也是常態。

 
5大規律 暗示中央會否放水
 
 放水與不放水之間發現5條規律︰
 
  1.出口增速降到負增長,是激發政策出台的關鍵因素,時隔一段不會長於3個月。目前,7月份進出口數據還沒有出台,而國務院已經提出更積極的財政政策,顯然是防患於未然。

 

  2.出口負增長時間愈長,積極財政政策加碼力度愈大,政策調整的力度和負增長持續時間有重大關係。

 
  3.貨幣政策調整在前,財政政策刺激在後。在貨幣政策工具潛力不足的情況下,財政政策的規模和時間將大大延長。

 
  4.放水是常態,從緊是短期行為。自1992年以來,26年時間裏僅有7年時間是從緊的財政政策,其他都在積極財政政策,只是貨幣政策在穩健和寬鬆之間跳躍。

 
  5.匯率是重要宏觀經濟管理工具,關鍵時刻必將出手。

 
  7月31日人行召開2018年下半年工作電視會議定出了六大工作重點。

 
  為何會重提「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
 
  金融研究院院長管清友稱,從上次423會議結束到現在,市場一直在爭論2018會不會重演2014年的大寬鬆,就等這次年中會議定調。近兩年的宏觀政策大體經歷了兩次拐點,第一次是2016年年中,提出「抑制資產泡沫」,政策從鬆轉緊。第二次是今年一季度,沒提「管住貨幣總閘門」,更強調「擴大內需」,從緊開始邊際轉鬆,於是看到了定向降準。這兩次拐點略有不同,第一次很明確,是方向性變化,第二次目前存在分歧,到底是轉向2014-2015那樣的大寬鬆,還是適度微調、定向寬鬆,沒有明確答案。

 
  管清友表示,中央這次會議給出了明確答案。「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是永恒不變的主基調,但真正的門道在後面的具體政策描述裏,上次是刪掉了「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強調「把加快調整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保持宏觀經濟平穩運行」,這次變化明顯,重提「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也就是說︰目前還是微調,不是轉向,穩健的基調不能丟。

 
定調穩健 財策不搞大水漫灌
 
  政治局會議和央行年中工作會議對於貨幣政策的官方定調都是「穩健」,而非此前常說的「穩健中性」,沒了「中性」的表達,這又有何寓意?

 
  不少分析人士認為,這意味著雖然貨幣政策不會大水漫灌,但也是邊際寬鬆,因此,下半年仍有定向降準的可能。

 
  一是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加強預調微調,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鼓勵金融機構加大支持實體經濟的力度,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二是積極穩妥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把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和服務實體經濟更好結合起來。按照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3年行動方案的部署和要求,認真抓好貫徹落實。

 
  三是繼續改善小微企業的金融服務。強化考核激勵,落實好深化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各項政策措施。繼續深入推進金融支持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更加聚焦深度貧困地區,加大對深度貧困地區金融扶貧的工作力度。

 
  四是進一步擴大金融開放,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有序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

 
  五是更加注重和市場的政策溝通,為金融改革發展穩定營造良好氛圍。

 
  六是大興調查研究之風,提高金融宏觀管理科學化水平。

 
確保就業 可持久對抗貿戰
 
  明顯的,只要中國能保到就業,就可以打持久戰。之不過,今時只是持久戰的第一階段,最痛苦的第二階段還未來,給中國的就業能挺過去,中國人能齊心地對抗美國欲在經濟上減中國之心、之手死,中國才可到持久戰的第三階段,才有望戰勝美國這大棒子。

 
政經頑石不低頭 - 石鏡泉 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