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指數
恒 指波幅指數近20日

VIX指數 近5日

上証綜指
深圳成指
滬深300

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

談財經 - 胡孟青 2018年5月15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2018年5月15日


新經濟股 初創股東的骨水後著


新經濟股 初創股東的骨水後著
作為本港首隻同股不同權新股,兼且集資額極高,本港市場未來一、兩個月,都會不斷熱話小米上市。撇除公允值因素,小米去年收入大增,雷軍當日力拓印度市場無疑是正確的一個決定,不然的話,怎可以在全球手機市場競爭激烈的情況下,以全球頭五大品牌作為招徠。



小米董事長雷軍強調,小米非單純硬件公司。(資料圖片)

雷軍強調,小米不是硬件公司,而在小米提交的初步上市文件,著墨大多是生態圈、物聯網、平台等等。老實說,這並非小米獨有,哪會有一間打著新經濟作為旗號的公司,會承認自己是靠售賣硬件產品?可是,現實歸現實,基於逾八成收益都是來自售賣電話,小米上市股價好與壞,現實的投資者怎會理會小米獨特與否,而是主要仍會受到電話出貨量數字的升與跌所左右。

問題來了,小米去年硬件毛利率僅約8%,某程度上跟做來料加工公司毛利率相差不大,要支持極高估值其實甚為困難。這也難怪,雷軍本人強調是小米的鐵人三項:硬件、新零售及互聯網,而非純粹要靠賣電話。可是,即使小米有能人所不能的號召及凝聚,有能力打造整個生態圈及進一步橫向及垂直擴大發展,但核心條件仍靠智能手機銷售作為支撐,亦即是用低毛利率產品,換取將來高毛利率可能性,當中關鍵乃建基於小米用戶對目前產品的忠誠度及可取代性,作為其中一個使用共用作業系統平台的手機品牌,這點仍然存疑。

雷軍明言,貪戀高毛利是不歸路,一派道德高地背後,卻忽視了任何一間企業本身從來是追求高回報及高毛利吧。小米暫時沒有高毛利,但所享有的估值,如一千億美元獲得實現的話,最少比好幾間華爾街大行還要高。高估值及毛利率實在叫人尷尬,怪不得近日不約而同透過媒體降溫,不是一千,而是約600億至800億美元。小米過去幾年,做了九輪融資,估值一次比一次高,對上2014年一次,估值僅約460億美元,換句話說,4年間翻一番。高估值問題上,小米沒有,亦強調不刻意追求高毛利,志向崇高。但不能否認的是,小米帶出了初創企業近幾年的通病,就是在市場資金氾濫、為求追逐高回報及在新經濟旋風大環境下,太多初創基金及其他投資者,太過義無反顧地去付出高估值,爭取成為始創股東,卻埋下良莠不齊困局。小米要上市,很大程度上是始創股東要求,小米之後,未來數月,一批又一批新經濟公司要上市,根本就是早幾年大批新經濟公司融資後的自然結果,是否意味著整個新經濟股高峰期行將過去,值得思考。

談財經 - 胡孟青 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