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指數
恒 指波幅指數近20日

VIX指數 近5日

上証綜指
深圳成指
滬深300

2018年8月6日 星期一

談國論企 - 黎偉成 2018年8月6日

談國論企 - 黎偉成 2018年8月6日


《談國論企-黎偉成》疏通貨幣傳導機制服務實體經濟

  《談國論企》中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於2018年8月初舉行的第二次會議,指出

重點研究進一步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增強服務實體經濟能力的問題,需要積極穩妥的貨幣政

策,更加精準地加以應對經濟尚處於新舊動能轉換時期,長期積累的金融風

險進入易發多發期,

外部不確定因素有所增多等情況。
 
*新舊動能轉換要處理好穩增長與防風險關係*

 
  需要高度留意,會議力求增強服務實體經濟能力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Monetary

Transmission Mechanism,乃中央銀行運用貨幣政策工具影響中介指標

,實現既定政策目標的傳導途徑與作用機理。中國現時採用的是由1998年至今以間接控制為

主的貨幣政策,有別於1953至1997年底的直接控制式,乃取消對信貸規模的限制,貨幣

市場和資本市場得到發展,和運用利貨幣資產價格多種渠道轉變,而會議研究進一步疏通貨幣政

策傳導機制,造好當前金融工作,進一步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重點把握好幾個方面:

  惹人注目之處,為(一)「處理好穩增長與防風險關係」。此點最重要為同時要達到「穩增

長」和「防風險」兩大要求的目標,當然是要力求穩增長,在穩增長的同時又要防風險,因(1

)「經濟尚處於新舊動能轉換時期」,所指的該是由過去的以出口為主導的對外貿易,逐步轉化

為現今之以供給側推動的內需,配以出口外貿,作為拉動經濟的主要動能,而「新」與「舊」動

能,正處於轉換時期,也就要在穩增長的同時,格外做到防風險的保護性工作。這才可以(2)

在堅持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前提下,注意支持形成最終需求,為實體經濟創造新的動力和方

向。
  (二)「處理好宏觀總量與微觀信貸的關係」,所指的「宏觀總量」,並不是信貸規模,而

是屬於宏觀的貨幣供應,在把握好貨幣總閘門的前提下,使「微觀信貸」得以發揮到支持實體經

濟穩中求進發展的更大作用及效應,由是要在信貸考核和內部激勵上下更大功夫,增強金融機構

服務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的內生動力。
  在強化貨幣政策功能的同時,會議亦強調要(三)「發揮好財政政策的積極作用」,做法是

(i)用好國債、減稅等政策工具,和(ii)用好擔保機制。

  宏觀政策中更有(四)「深化金融改革」,所要做的是「完善大中小金融機構健康發展的格

局」,涉及的金融機構是「大中小」,也就是全面性或全部,都要健康發展,都要完善。

  至於(五)「建全正面激勵機制」,頗有新意,此因會議要充分調動金融領域中人的積極性

,就要做到「有成績的要表揚,知錯就改的要鼓勵」,其中知錯者,就改,就要作出鼓勵,是為

重要的政策性舉措,更為良性新風。
 
*激勵機制中知錯能改要鼓勵為政策性新風*
 
  (六)持續開展打擊非法金融活動和非法金融機構專項行動,依法保護投資者權益,維護金

融和社會穩定。
  再看通告,會議認為:(I)當前金融形勢總體向好,宏觀槓桿率趨於穩定,市場預期明顯

變化,金融機構合規意識增強,野蠻擴張、非法集資等金融亂象初步遏制,金融風險由發散狀態

向收歛狀態轉變。但同時需要看到,我國經濟尚處於新舊動能轉換時期,長期積累的金融風險進

入易發多發期,外部不確定因素有所增多,需要積極穩妥和更加精準地加以應對。特別值得重視

的是,在流動性總量保持合理充裕的條件下,面對實體經濟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必須更加重

視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提高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和水平。

  反而(II)會議「還研究堅持結構化去槓桿、促進國際收支平衡等重點問題」,令人感到

興趣,特別是「促進國際收支平衡」,如何處理好,實在不簡單也,但通告卻未有詳述之,相信

這還是處於研究的階段,望早日有定案。
  會議由國務院副總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主任劉鶴主持。

《資深財經評論員 黎偉成》(waishinglai210@yahoo﹒com﹒hk)

來源 source: http://www.etnet.com.hk
談國論企 - 黎偉成 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