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指數
恒 指波幅指數近20日

VIX指數 近5日

上証綜指
深圳成指
滬深300

2017年9月5日 星期二

施永青 am730C觀點 2017年9月5日

施永青 am730C觀點 2017年9月5日


親身經歷的一場突發風暴


親身經歷的一場突發風暴
談起天鴿,令我想起一場親身經歷的突然而來的風暴。事情發生在三十多年前,但因為印象深刻,至今仍歷歷在目。

1980年夏天,我隻身去蘇格蘭旅遊。我沒有跟旅行團,因為我想去的地方,香港旅行團多不會去。當時,我想去蘇格蘭西岸的小鎮Oban,原

因是那裡有船去遊覽Fingal’s cave。一個離島的巖洞,德國作曲家孟德爾頌曾為它寫過一首交響曲(序曲)。我聽過之後深受感動,所以決定實地一遊。

當天起航的時候,風和日麗;約一小時左右,已遠遠看到從海面突然高聳起來的巖洞,真是天斧神工,險峻異常。本來,船長說,不消半小時已可到達;但突然間烏雲壓頂,原先看到的巖洞已不知所終。船長說,由於天氣轉壞,行程需要取消。當時,有些乘客還覺得可惜,要求船長駛近一些,讓他們看清楚一些才回程。但船長說,海事處的指令很清楚,必須立即回程。

起初,我也為此感到掃興;這麼遠道而來,卻只能驚鴻一瞥,實在有點遺憾。不過,天空真是愈來愈黑,我很少在日間遇過這麼暗的天色。我的感覺是遊覽船正駛進一個黑洞。心裡不期然感到有點怯懾。

那時,船上的人也沉默起來,大家都好像已意識到,快將發生的事情會很不尋常。就在那一刻,雨嘩啦啦地下起來,還夾雜著冰雹,敲得船頂咚咚作響。與此同時,風浪也愈來愈大。我們的遊覽船,只有天星小輪的一半那麼大。當我們的船被推上浪頂時,我們是見天不見水;但當我們的船回落到浪底時,四面的浪比船還要高,好像隨時會把我們吞噬,好不嚇人。

為了避免船太過受風,船長下令須把所有窗戶打開。有些乘客於是轉往下層船艙避雨。常識告訴我,船遇風浪時,應盡量靠近甲板或向海的窗邊,這樣逃生的機會較高。

蘇格蘭的夏天,氣溫只有十餘度,一下雨就降到不足十度。我穿著的風衣,很快已濕透,導致體溫降得很快。幸好我習慣常備一排巧克力傍身,才不至於飢寒交迫。

突然間,船上有些座椅經不起風浪的搖晃,沒法再鉗緊在甲板上,座椅一時衝左,一時撞右,有人因而受傷流血,嚇到有部分婦孺驚呼救命;氣氛極為緊張。感到無奈的人,唯有跪地祈禱,一如末日將至,反映人的負面情緒,很容易互相感染。

幸好我在面對逆境時尚能保持鎮定,並有足夠的體力,協助船員把鬆脫的座椅拋下海,以減少船上的混亂。船駛入內灣後,風浪漸小。船內氣氛才平靜下來。可惜,由於風浪依然起伏很大,船沒法直接停泊碼頭。要先召喚一艘有條件泊碼頭的躉船,讓它可以與我們的船同上同下,容易靠攏,乘客才有機會先上躉船,再上碼頭。為此,我們還得在風浪中受多近半小時的煎熬,才能真正上岸。

及至上岸,我才如釋重負。那時,可能由於我的腎上腺水平漸下降至無壓力狀態。我突然嘔吐大作,把黃膽水也盡吐出來。那次經驗令我明白甚麼叫做天有不測之風雲,甚麼叫做怒海餘生,令我更懂得敬畏自然,不敢輕言人定勝天。

施永青 am730C觀點 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