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指數
恒 指波幅指數近20日

VIX指數 近5日

上証綜指
深圳成指
滬深300

2018年5月14日 星期一

金融High Tea 2018年5月14日

金融High Tea 2018年5月14日
美元風暴壓力點
2018年05月14日
  港股上周五升312點,升上31122點水平,恒指從上周初跌穿三萬點,如今反彈超過1100點,距離三月高位31600點約有500點水位。港股跟隨美股這一浪反彈,彈得比較急,如果論政經因素,主要是中美貿易經過一輪談判,雙方沒有談崩,加上中國副總理劉

鶴本周赴美再談,令市場期望雙方可達成協議,美股焦點放回企業盈利上,股市繼續反彈。

  近期更加值得注意的金融大環境,是美元近日走強。上周末段美元略為回軟,反映美元兌六大主要貨幣匯率的美匯指數,上周收報92.44點,不過相對今年二月中低位88.5點,已大幅反彈4.5%。

  新興市場資金外流
  去年新興市場狀況相當良好,由於美國等發達國家利息偏低,拖低新興市場債券利息,加上全球貿易增長強勁,令新興市場經濟改善,帶動原材料及商品價格上升,促使新興市場投資成為熱點,這個炒作新興市場浪潮一直延續到今年初。隨著美元近期轉強,資金迅速撤離新興市場。很多外資開始看淡新興市場貨幣,摩根大通新興市場貨幣指數從四月初以來,至上周已跌4.2%;同期新興市場本國貨幣債券跌4.5%,新興市場的歐羅債券國債跌2.6%,債價下跌,債息上升,顯示新興市場風險正不斷提升。

  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得最厲害的,仍是那些經濟最弱貨幣,例如阿根廷披索、土耳其里拉、俄羅斯和其他有巨額經常帳逆差的新興國家貨幣。

  面對幣值急跌,新興國家唯有大幅加息應對,阿根廷央行一周內加息三次共12.75厘和拋售美元,以阻遏披索貶值,又向國基會(IMF)申請300億美元貸款。阿根廷的金融體系瀕臨爆煲邊緣。

  阿根廷有金融危機
  美元升得太快,連一些發達國家例如日本也開始作出應對,避免本國貨幣跌得太勁。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上周表示,當通脹達到2%可能性持續增加時,日本央行或會討論退出超級寬鬆政策,但又認為具體談論這個政策條件為時尚早。既然日本有排都未能夠退出量寬,為甚麼這樣早就講呢?很明顯黑田東彥是在出口術,阻止日圓進一步貶值。

  目前市場上最大的爭議是,究竟美元這一波回升是反彈還是轉勢,準確一點講,美匯指數在88.5點的低位,是否已經觸底,往後會反覆向上,抑或只是一個迴光反照式反彈,之後還會下穿低位?

  中國降準 支撐美元
  美元近年虛弱有基本因素,主要是特朗普大幅減稅,令美國財政赤字上升,美國經濟回升,消費增加,也令貿易赤字加大。美元近日轉強原因,部份是由於美國減稅措施開始產生效益,令美國企業將海外資金調回本國,促使美元上漲。

  另外,人民幣早前下跌也強化美元升勢,今年人民幣多次稍微升穿6.27高位,但人行在4月18日突然宣佈降低銀行存款準備金率,外界預計會釋放4000億人民幣入市。去年中國經濟反彈回升,阿爺採取穩中偏緊貨幣政策。四月這次降準,讓人相信阿爺怕在中美貿易糾紛衝擊下,經濟可能會失速,降準釋放資金,既支撐經濟,也有意壓低人民幣匯率。

  阿爺宣佈降準,人民幣匯價應聲回落,上周五收6.33。上周末段人民幣略為反彈,外界估計中國還有降準空間,人民幣還有可能進一步走弱。人民幣走弱對新興市場貨幣也會有影響,在這個大趨勢下,將加速亞洲貨幣下跌,令資金流入美元區避險,支撐美元上升趨勢。

  港股的中長期後市,主要看美元和人民幣走勢,如果美元持續向上,人民幣繼續向下,對港股不是好消息。美匯指數只上升了4.5%,已經搞到比較弱的新興市場頭暈身㷫,如果美匯指數持續走高,再升4%至5%時,恐怕新興市場資金流失情況會更加嚴重。所以未來美元走向事關重要。

  貿易糾紛 左右大市
  由於國際經濟形勢很受貿易談判左右,貿易談判關鍵在於特朗普決策,當中涉及很大人為色彩,當中不確定性相當高,對未來金融市場走向只能靠估。我估計有幾個方向。第一是美元升勢未必能夠長期持續。這一浪美元上升受惠減稅,令資金回流美國。等這個浪潮過後,美元升勢將會放緩。美國財赤和貿赤,特別是財赤如此嚴重,美元反彈後將會拖住美元後腿。強勁美元也不利美國經濟,當匯價升到某個水平,政府可能發功阻止美元再升。我暫時維持美元只是反彈而不是轉勢估計。若然如此,新興市場經濟只會捱一陣子,不至於出現災難性崩潰。

  第二是港股短期仍會反彈,但難以過份樂觀。四月期指結算日,股市急插,令人覺得上月淡友有埋單結數趨勢。果然在五月上旬股市反彈。若港股彈上31600點月內高位,相信沽壓會大增。港股要大幅升穿這高位,要有重大利好因素支持,例如中美達成貿易協議,中方不至於損失過甚。一般估計中美雙方分歧如此巨大,需要經過多輪談判,問題才能夠解決。所以不要估計太快會見到歡樂結局。短期拉鋸機會仍然較大,這也會壓抑港股走勢。

  藥股又成新戰場
  特朗普上周五又出新招,說要向藥價開戰,提出美國病人優先策略。他認為美國藥廠投資很多錢研發藥物,美國人卻要付出較高昂藥價。由於一些國家設立藥價限制,美國藥廠惟有平價賣藥給她們,他指令貿易代表集中這方面談判。上周五美國藥股先跌後反彈,市場正等待特朗普這個神經刀,究竟會推出甚麼政策,會對藥業有甚麼影響?究竟特朗普這個願望能否實現?能否迫使外國例如中國提高價錢買美國藥品?如若發生,對國內藥業是否有利?這些問題一時三刻難以解答,但肯定會增加市場波動,特朗普可以說是股市波動之源。

  油股受惠 有人受損
  第三是在變動不經的市場當中,舊經濟股比較受惠,新經濟股炒味不濃。現時能夠看到比較清晰的兩條主線,一是油價由於美國制裁伊朗,仍會向上;另一個是美國繼續加息,已是板上釘釘事實,息差擴闊,對銀行加息有利。不過要記住,是對外資銀行股有利,而不是中資銀行股。石油股和銀行股都是舊經濟股,特朗普這個保守的舊經濟人,推出的政策對舊經濟股有利,也相當正常。

  對於新經濟股,雖然特朗普沒有出招壓抑,可能是由於他不太懂得科網行業這些新經濟運作模式。由於市場不是一面倒向上升,而科網股過去升幅已經比較多,美股整體由上升轉為橫行格局,對貴價科網股不太有利,壓抑它們升勢。嚴格來說,炒傳統銀行股和石油股,有追落後味道。這些股份派息比較高,股價相對落後,防守性比較強,在現今市道相當有利。

  油價上高位對油股受益,同時令很多其他股份受損,高油價首先會令以燃油作為主要成本的運輸及航空公司大受打擊,以及對於某些化學品、紙包裝、包裝食品公司來說,他們原材料是石油副產品,油價上升對他們原料有升價壓力,所以這些公司盈利亦受影響。

  科技股票 供應上升
  股市有一個奇怪現象,升市時股票多多也覺不夠,在跌市疲弱時,總會有負面因素提出來,例如港股開放同股不同權,預計會有大量創新科技股到香港上市,過去認為會為香港科技股帶來刺激,現時卻擔心大量新科技股湧港,股票供應大增,將壓抑科技股投資意欲,甚至會令資金由現有科技股轉到新科技投。例如即將上市的小米,就被認為是一塊吸金磁石,會吸走股市資金。

  內地情況也差不多,雖然上證綜指已從低位3050點反彈超過100點,整體股市仍然疲弱。內地上周五深夜宣佈批准富士康在內地上市,郭台銘這隻代工巨無霸股在內地找到新集資市場。不過新聞公佈沒有提及集資規模,一般估計會大幅壓縮。內地股市狀況不是太好,如果容許新股大量集資,恐怕會推低股市。內地開閘讓巨企回流,而限制其集資金額,是一個比較理性做法。

  在這個前提下,內地與香港狀況都會類似,雖然有新股上市刺激,但不要估計會非常熱炒。買這些股要量力而為,用很大孖展去認購,風險大增。

  陸羽仁
金融High Tea 舊文